明威商贸网

“家长群”内外 谁在挣扎(2)

时间:12-11/2020 10:34 | 点击次数:

  “遇到必须布置给学生的‘杂事’,我经常‘偷工减料’。”刘老师在北京一所中学担任初一年级的班主任,一次“上面”布置下来观看一个视频节目,然后让交一篇观后感,“我就直接交代给了班上一位同学和家长,让家长帮忙完成”。

  “我这样做是有风险的。”刘老师说,万一遇到检查一定会被批评。刘老师说以前也接到类似的任务,很多孩子在同一时间打开相同的链接,由于网速的问题,视频观看效果极差,“这样的收看效果也达不到什么教育目的,还给孩子家长增添负担,我擅自决定不把这样的任务发到群里”。

  “现在的局面是,家长不是家长,老师不是老师,学校不是学校。”熊丙奇说,去年年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减的就是中小学老师过重的非教学压力。行政部门给老师布置了很多非教学任务,这导致了老师在教育教学中投入的精力不够。

  专家:最该改的是评价体系

  教师承担了很多非教学的任务,一些本该教师承担的教学任务转嫁到了家长身上,导致了家长和老师职责上的混乱和错位。

  怎么会不产生矛盾?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厘清家长老师的职责,让老师做老师该做的事,家长做家长该做的事。“这涉及了教育管理体制、学校办学制度、教育评价体系等一系列根本性的问题。”熊丙奇说。

  在储朝晖看来,最根本的原因也出在“唯分数”的教育评价上,在现有这种评价体系中,家长和老师的目标一致:孩子成绩好。于是,一些本不是负担的事情变成了负担,比如一些本来对孩子成长有好处的志愿者服务或社会实践、安全知识问答等,因为对提高学科成绩没什么帮助而失去了“价值”,本该由学生填答的知识问答,老师默认了由家长填答,本该由学生参与的志愿服务变成了由家长代劳晒照片、打卡……

  “如果教育评价制度不改,那么教师和家长之间就有一颗定时炸弹,矛盾总是存在的。”储朝晖说。

  有人说,压垮成年人只需一个家长群。不过,别忘了两个成年人群体的矛盾最终伤害的是孩子,能压垮成年人的压力和焦虑何尝不会压垮孩子?

  寻找出路才是正路。(记者 樊未晨 实习生 阳洋 张释珍)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家长均为化名)

+1

“家长群”内外 谁在挣扎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