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威商贸网

民众福利与政府角色——有关美国社会的经济学话题

时间:11-08/2020 05:28 | 点击次数:

这篇文章起源于去诊所理疗的经历。诊所的业主兼主治医师颇有名望,为我制定的医疗项目包括用核磁共振、红外线、电脉冲、超声波等一堆设备来处置我从头到脚的身体,一共24次。一开始去,实际操作设备的是一位雇员医师和护士助手,主治医师只来打个招呼。后来因为疫情影响中断了一段时间疗程。等我再去时,那位雇员医生不见了。可能和许多小企业一样,诊所由于疫期业务下降而进行了裁员。主治医师亲自做理疗,我立刻就感受到了两个医师的区别:雇员医师认真地完成理疗过程,但从来不多问、多做任何事;主治医师使用同样的设备,上了程序,很快就察觉身体这部位那部位有僵、硬等异状,问我是否有不适之感,并对那些区域做加压、加热处置。按诊所墙上挂的医生执照,那位雇员医师有合格的学历、训练,也工作多年了。区别在于,在工作中,雇员医师走程序,主治医师治病人。

虽然这大概是司空见惯的现象,我还是很感慨。这涉及经济学、管理学中的一个基本问题:雇主如何激发雇员努力工作?由此联想到一些经济学理论和更广泛的社会问题。本文从效率工资谈起,讨论最低工资、普遍基本收入,到身份认同、大小政府之辩。思路主线是民众福利与政府的角色与政策。相信这些话题具有长期意义,因此把一些有关资料、观点写成文,希望可供参考。

效率工资

经济学研究讲究均衡。分析劳动市场的标准模式是:劳动供求达到均衡时,就产生市面流行的均衡工资,按照均衡工资,雇主可以雇得所有需要的员工,求职者也都能如愿就业。从雇主角度看,这种均衡态并非完美。雇员可以轻易跳槽(只要接受均衡工资总能到别处就业),这会打断正常作业、增加招聘员工的成本。即使雇员不跳槽,雇主在许多场合也无法有效测度雇员表现、督促他们提高工作质量。雇员的努力程度常常是,如俗话所说,“对得起工资就行了”。

根据实证资料和理论推演,经济学家概括出“效率工资”的理论。要点是:雇主提供高于均衡工资水平的工资,常常还加上一些福利条件,称作效率工资。效率工资会产生有利的后果,诸如使雇员珍惜目前的岗位(企业忠诚),比在均衡工资下更努力工作(效率激励),等等。有许多经验研究支持这个理论,不少企业确实提供效率工资。

举一个日常可见的实例:零售连锁巨头沃尔玛(Walmart)和好市多(Costco)的对比。沃尔玛实行低工资,被批判为“血汗工厂”;好市多则以工资、福利方面的优厚著名。在沃尔玛店里,常常可以看到面对付款长队,雇员慢条斯理、无动于衷。而在好市多店里,常见的景象是雇员手脚麻利、态度友好。

“效率工资”本身并不是解决雇员激励的管理问题的理论,而是描述市场中企业行为的经济理论,但它显示了有助于解决管理问题的一种方案。采用效率工资,可以导致雇主、雇员双赢局面。这值得政府提倡,不动用行政手段而利用市场机制促进民众福利、企业效率。

“效率工资”也会引发一个涉及经济学理论的全局问题:“非自愿失业”。在均衡工资下,求职者都可以如愿就业,因此不存在“非自愿失业”。在市场流行“效率工资”(它高于导致均衡态的工资)的情况下,就会存在“非自愿失业”现象。这对经济的全面均衡产生影响,是显示市场自动调节优越性的一般均衡理论要面对的一个难点。对这个理论问题此处不多说。

最低工资

与效率工资对应的、另外一个侧面的问题是最低工资。在一些经济部门,存在着低于生存水平的工资率——雇员即使全年全时工作,所得仍然不足养家糊口,陷入政府确定的贫困线之下。这多半与市场结构有关,雇主强势,雇员弱势。求职者、受雇者常常本来就是低收入、低技能的人群,甚至是打黑工的无就业身份者。

如果忽略非法移民问题而只考察合法工作的人,政府是否应当关切、帮助这些辛苦做工而贫困的人?(据报道,其中有些人要打不止一份工来养家糊口)换一个角度问,经济问题是否应该都留给市场机制解决?如果认为政府需要有作为,政府是否应该以最低工资法规来解决问题?对此,美国社会长期有争议,以下是焦点问题。

争议点1:政府是否有权规定工资水平?

1935年最高法院曾经宣判《纽约州妇女最低工资法》因违反经过正当法律程序确定的契约自由而违宪。后来形势逆转,现在联邦有最低工资法,目前是每小时7.25美元(自2009年以来维持不变)。

争议点2: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是否会造成失业,反而损害雇员利益和经济发展?

对此,强调自由市场优越性、反对政府干预市场运作的经济学派坚持认为最低工资法规有这样的负作用。但目前广泛认可的实证研究表明,情况并非如此,最著名的是经济学家克儒格(Krueger)和卡德(Card)1990年代初的一项研究。经济研究中一般无法做可控实验,他们开创性地研究了一个所谓“自然实验”:新泽西州卡姆登市与宾州费城隔河相望,新泽西州提高了最低工资,宾州则维持原状。他们对两地的对比研究,运用详细的数据和严谨的分析,没有发现最低工资提高对就业有任何负面影响。学界最初异议四起,批评者攻击他们的研究动机、数据来源和分析可靠性,但最后不得不承认两人的研究结果成立。这项研究改变了经济学科和公共政策在最低工资领域的成见,后来还有许多研究支持了他们的结论。

争议点3:目前是否应该提高最低工资,提高到什么水平?

在这次大选中,拜登主张把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特朗普的说法不确定。在和拜登第二次辩论时,特朗普说此事应当由各州处理。在《60分钟》节目答问时,在主播追问下,特朗普说:“我将在一定程度上考虑它”,但如果他觉得这会损害小企业,他就会说“不”。最近的民调显示,至少60%美国人支持提高最低工资并向低收入工作者提供税收豁免。

顺便指出,美国各州的最低工资有很大差距。举以上两个相邻的州为例。宾州追随联邦在2009年把最低工资定为7.25美元,迄今未变。新泽西在2013年公投通过修改州宪法,把最低工资提高了一美元,从7.25美元到8.25美元,以后又几次提高,2015年8.38美元,2019年10美元,2020年11美元。

现在看来,提高联邦最低工资大概率会发生。这将有助于改善美国最近一些年来收入不均程度持续提高、低工资民众的收入滞后于总体经济增长的现象。

普遍基本收入

热门排行